三木不成林

高三失联

【辰巳辰】镜像

*断罪骨科预定
*平行世界设定
*一方死亡
*bug有,ooc……大概也有
——以上——
第十二届十二大战结束了。
很荣幸,最后的胜利者是积田一族的——「辰」之战士,积田长幸。而他的孪生弟弟,「巳」之战士,积田刚保,似乎陨落在残酷的战斗中。
之所以是似乎,是因为胜利归来的「辰」之战士对大战只字未提。就连面对家族长老的褒物,积田长幸也是异常冷淡。在家族举行的庆功会上。人人都在尽情狂欢,唯有宴会的主角与这欢乐的气氛格格不入,全程盯着红酒中的自己的倒影,定定的出神。
人们发现积田长幸不再像从前那样以偷窃和抢劫为乐。而是每天都躺在河边的草地上,既不看天,也不看水,只盯着随身携带的镜子,这样一动不动的躺上一天。
家族中年轻子弟议论纷纷。有的说积田长幸是被残酷的战斗给吓傻了,毕竟他们兄弟二人以前最爱干的也不过是偷个博物馆,炸个仓库什么的;也有的说积田长幸在最后的战斗中,亲手了结自己的弟弟,事后被内心的痛苦给逼成这样;更有的说积田长幸独自赢得了比赛,感觉自己炒鸡帅,照镜子不过是自恋而已,冷漠的态度也不过是不屑与凡夫俗子打交道了而已……
各种各样的传言甚嚣尘上,最终又归于平静。毕竟,家族需要的是长久的利益,而不是一时的笑柄。已经失去利用价值的弃子,是没有必要给予太多关注的。
很快,新的「断罪兄弟」被选出,准备参加下一届的十二大战。
原本,积田长幸的命运应与积田本家再无任何瓜葛。但,一颗偏离轨道的子弹,讲这虚伪的镜像彻底击碎。
时隔多年,积田长幸的手上再次染上了鲜血。只是这次可不是什么比喻意义,尸体也不是随风而散的飞灰,也不是面目扭曲的冰雕。而是完完全全的,被一发子弹射穿脑瓜的,尸体。
积田家的高层坐不住了。离十二大战仅剩几年时间,而早已定好的「辰」之战士却被杀死了。虽说这一届的「断罪兄弟」比不上上一届的,但也算得上实力强劲。其中一个被杀死,那么另一个也算不上有价值。这短短几年时间,又去哪里找差不多的替代品呢?
族中的长老找上门来,声色俱厉的指责积田长幸的“罪行”,并要求他将功补过,代替被他杀死的「辰」之战士,再次参加十二大战。
积田长幸嗤笑一声“你们凭什么?”
“凭这个。”长老示意将带来的箱子打开,
里面放的正是破破烂烂的「逝女」及「火影」,——积田家将它们从战斗中的废墟中回收了。
沉默了半响,积田长幸终是点了头。结局似乎差强人意,唯一对此不满的,就只有小「巳」之战士了。
要和杀死自己的哥哥的人搭档,瘦弱少年的怨恨充斥在周围的每一寸空间。而积田长幸则熟视无睹,对他来说,再艰苦的训练,也只不过是换个地方看镜子而已。
时光飞逝,毫无配合的二人参加了第十三届的“十二大战”。凭着来自前辈的先发制人,毫无防备的‘小’参战者「子」,被冻成了冰雕。
为了避免无谓的损耗,二人找了个地方狗了起来,默默注视着其余参战者。
随着大战进程的不断推进,其余的参战着不断消耗,是时候出来收割一波了。
积田长幸和少年移动到一片空地,这里就是除他二人之外,仅剩的参战者「亥」和「午」的决战场地。
「亥」「午」二人并竭尽全力,毕竟那个将「子」冻成冰雕的可怕对手——应该是积田家的那个积田长幸——,仍未正式露面。
积田长幸调整好改良后「逝女」的口径,对着互相试探的二人就是一顿暴力输出。
“结束了“积田长幸想。
还没来得及走到尸体前收集信物,脑中传来一阵针刺般的剧痛,他失去了意识。
朦胧中,他看见了大战前夕,他们兄弟二人无言的躺在草地上。明天的他们,不再是朝夕相伴的兄弟,而是既要相互付性命的搭档,又是相互防备的敌人。但现在偏过头,看到的依旧是那张和自己几乎一摸一样的脸,就像照镜子一样。
他看见在大战尾声,只剩下他们兄弟二人和丧尸「卯」的丧尸大军。高温使尸体逐渐失去活动能力,而他的「火影」,也耗尽了最后一滴工业酒精。 “混蛋!积田刚摘下背上已经空了的「火影」,狠狠地向「申」之战士的尸体。随着小范围的爆炸,敌人也只剩下了丧尸「卯」一个。但现在,积田刚保什么也做不了。因为对手是一具尸体,而不是活着的生物,他连向大哥敌袭方向的能力也没有。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积田长幸皱紧了眉,他「逝女」的液氢也所剩不多了。而要获得胜利,「卯」之战士拥有的宝石也是必不可少的。 “喂,刚保”积田长幸罕见的喊了弟弟的名字,“你记住,本大爷--”
“什——”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积田刚保就被哥哥一脚踹开。映入眼帘的,是兄长如英雄般视死如归的背影。
积田长幸打开了「逝女」的盖子,液氢迅速升华,冻住了他的手。然后“BOOM”的一声,「辰」之战士和「卯」之战士的尸体,同归于尽。
爆炸产生的气浪把积田刚保远远的冲飞出去。不知过了多久。当积田刚保醒来时,看到的只有不远处焦黑的废墟。他愣了一瞬,接着走向那里,去抬起那散落在灰尘中的,闪闪发亮的十一颗宝石。 宝石的每一面都像一面镜子,只是再也映照不成那张相似的面孔 。
“恭喜您,断罪兄弟·弟——积田刚保。第十二届十二大战的优胜者就是你了。Everybody clapy your hands!”十二大战裁判员杜德恰普尔响亮地鼓起掌来。 “现在解毒处理已经完成,你已经不需要担心了。无毒化的宝石会在你的体内逐渐溶化,最后会消失不见的。” “哦。”积田刚保并不在意这些,“我可以许愿了吗。”
“哎呀呀,真是非常性急的冠军呢……呵呵呵。不过,毕竟这是一次非常华丽的优胜。为了作为记录留存于后世,所以在此之前希望你能允许我对你做一次简短的采访哦。” “啧,麻烦。”积田刚保不耐的应付完无聊的采访。
“那么——”礼帽老头笑眯眯的说,“请说出你的愿望吧,积田先生。“
“我……”他盯着自己的手。
“我要复活积田……”
积田长幸?还是积田刚保?
是谁幸存?有是谁死去?
是哥哥?亦或者是弟弟?
是谁怀揣着那份沉重的感情?
是谁一无所知的挥霍着曾经?
记忆的细丝被一条条抽出,继而混成一团。 ————
睁开眼,少年得意地笑着,“积田长幸……不,积田刚保。你万万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少年摇头晃脑的继续嘲讽道:“哎,积田长幸可真是够·不·幸·的。摊上个这样的弟弟。明明是牺牲自己性命救回来的,这个蠢货竟然撞坏了脑子。把哥哥为他付出的一切都忘了呢。”
“忘记了那些回忆,你可能也很愧疚吧,想要补救一下?嗯?确实是人之常情。”
"不过”少年画风一转,歇斯底里的吼着,“你以为凭一面镜子,能补救回什么么!你以为那些虚假的镜象,能抵上我哥一条命么!” 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积田刚保的脑门。
“你tmd就是个疯子!”
紧接着,少年忽然又平静了下来。 “但是我比你幸运。”他笑着,“我还记得我哥的名字,我可以复活他。”
积田刚保冷眼看着少年癫狂的独角戏,冒出一句:“但那已经不是你哥哥了。”
“呵!你是什么意思。”少年用力把枪口摁在刚保的脑瓜子上,“你想表达你不复活你哥,就是因为这个?你tm明明就是忘了他的名字!”
“……也许吧。”积田刚保不再言语,静静的闭上了眼。
“好!那你就去地狱陪你哥吧!”
在扳机被扣响的瞬间,最后一根丝线也顺利归位。
——————




“本大爷——”
“永远——”
“爱你。”

空间里看到的_(´□`」 ∠)_应该是假的,不过天国组的日常真是炒鸡萌的啊

第一集片尾的未公开设定集的截图,虽然不清楚,但是维德他笑的真可爱啊(〃∇〃)

不是(下)xd

#戬吒?
#依旧奇怪的视角
#又名《长了三只眼怎么还认错人》
#如有bug,欢迎无视

part.3
在房里生了几天闷气,除了龙女说有人来问我借三昧真火,再没有其他人找我。
……
正好一肚子火,我就随便喷了点送出去了。
md贼郁闷。
一直宅在家里不是小爷的性格。
备胎就备胎呗,失恋就失恋呗,小爷我不在乎。
于是我就去找龙女她堂哥听故事了。
什么后羿和嫦娥的一波三折的“”爱恨情仇,孙悟空和紫霞仙子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
我都听腻了。
今天的故事比较nb,是千年前那场被称作诸神黄昏的战争。
算了算,那时候我爹娘都不知道在哪呢,更不用说我了。
虽然名字听上去很霸气,但战争的起因就是以女娲和姜子牙为首的两波神仙不对付,闹别扭而已。
一次大家兴致勃勃的围在一起看打架的,魔种入侵了。
直接把打架的,看热闹的,一口气包圆了。
据说那场战争异常惨烈,魔种几乎被团灭,仙界也有不少人身受重伤。
但封神榜上只少了一个名字,李哪吒。
按理说,成了仙,几乎就是不老不死的存在了。
但也只是几乎。
魔种自爆的威力不小,杨戬离得不远,被震的七荤八素。
拖着残破的身体,杨戬屠了近一半的魔种后彻底跪了。
杨戬的师傅玉鼎真人趁机封住了他一部分记忆,哪吒的师傅太乙真人外出寻修补魂魄之法。
醒来后,即使失去了记忆,不记得脸也不记得名字,杨戬还是天南海北的找一个少年,一个红衣咧咧的少年。
故事讲完了。
敖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时候二郎真君是真的准备让所有魔种给他师弟陪葬啊……不过话说回来,当时魔种是冲着真君去的,是三太子一命换一命啊。”
“哪吒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问。
“这可不好说……”敖丙苦着脸,“一提到他我都觉得疼,对龙族他可不就是噩梦般的存在么。不过……死者为大,三太子连遗体都没……反正他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了。”
我沉默。
敖丙皱着脸,突然恍然大悟的说道:“怪不得!其实你很像三太子啊!”
像个屁!
我气的掀了桌子,头也不回的天庭了。
我就是我,是不一样的烟火!
谁会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像啊!
part.4
“杨戬失踪了。”龙女说。
“关我什么事。”我回给她一个后脑勺,“我跟他没啥关系好不好。”
无视掉龙女担忧的神色,我随手拿起水镜,镜子里映出小爷英俊帅气的脸。
封神榜上杨戬的名字还亮着,他不会有事的。
只要还活着,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
——
我作了个大死。
我偷偷下凡了。
我发誓,下凡只是因为我想我爹娘了,绝对不是因为在水镜里看见了什么。
没有神装的杨戬和哮天犬依旧人模狗样,在这对衣冠禽兽旁,多了点不同的色彩。
是很像。
但我不是他。
“哪吒,别乱跑。”杨戬一把抓回跑到雨中的少年。
“知道啦!你怎么跟个老妈子似的。”少年的声音朝气蓬勃。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他还是乖乖的站到伞底。
哟呵,还是最萌身高差。
雨下的哗啦哗啦的,看着向一边倾斜的雨伞,我突然也写来一把。
地上粉色的花瓣被雨水冲进了下水道。
满地粉红的桃花,还是没有给小爷带来桃花运呢。
即使相遇那天桃花都变成桃子了,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
就算再像也不是。

不是(上)xd

#大概是戬吒,哪吒无正面出场……
#某种程度上的替身梗
#又名《杨戬白瞎了你长的三只眼》
#奇怪的视角,糟糕的文笔
#私设乱飞,如有bug,欢迎指出

我是红孩儿。这是我小名,所以不许笑,我可不是小孩子!
我爹是牛魔王,我娘是罗刹女,我主子是观音菩萨,和我一块当金童玉女的还有一个龙女。
我有过一个恋人——姑且算是有过——他叫杨戬。
我正在找他。
part.1
第一次遇见杨戬,是在蟠桃园。
趁着观音大士去开研讨会,我可不是得好好玩玩嘛。
没有人管教的日子不作点死简直是浪费。
于是我就学我那个不靠谱的义叔——也就是孙悟空——去蟠桃园偷桃吃。
还没第我够着个桃,一阵狗叫惊得我差点从树上翻下来。
“哮天,怎么了?”一道清瘦的身影出现在树下。
想到树下蹲着条狗,还捎带着个人,我就不打算跑了,因为八成跑不掉。

“嘿,哥们。”我从树上伸出头,“打个商量,这事别往出说,行不?”
那人愣住了,看样子是被小爷的英明神武给震撼了呢。
趁这个机会,我跳下树,转身就跑。
开玩笑,作而不死才是小爷我追求的人生态度,真作死了,可就不好玩了。
反正那人也不认识我,我不担心。
“你回来了……”背后那人自言自语。
认错人了吧。
我想。
要是他真认识我,我岂不是要被举报了?
part.2
有些事情虽然发生的莫名其妙,但似乎又顺理成章。
我和杨戬……呃,怎么说……在一起了。
经历一次失败的偷桃后,我没被举报,依旧各种作死。但几乎我走到哪,哪都有一人带着一条狗如影随形,帮我收拾烂摊子。
那人叫杨戬,养着条狗叫哮天犬。
龙女告诉我。
起初我也没在意,一次两次还好,一个月两个月,我就败下阵来。
不要说我意志不坚定,谁叫小爷我以前又没谈过恋爱。
所以我并没有觉得我和杨戬的关系有什么不对,也没能看出杨戬的眼中映出的是另一个影子。
从龙女那搞来凡间的小话本,上面说相爱的两个人是会相互亲吻的。
我舔舔嘴唇,心里有点隐隐的期待。
机会是要自己创造的。
我帅气的站在椅子上。
要不我没法和杨戬平视啊,好气。
杨戬长的很好看。
这我得承认。
杨戬长的很高,以至于我踮起脚都够不到他的下巴。
杨戬的眼睫毛不是很长,但是很密,数不清有多少根。
杨戬的眼睛是灰色的。
杨戬的头发有点卷卷的 。
杨戬的额头上有一道竖着的伤疤。
杨戬……
杨戬……
杨戬……
……
……
……
杨戬的嘴唇有点凉,但是也有点软软的……
不管怎么样,我喜欢他。
“你是谁?”杨戬后退了几步,定定的看着我,好像大梦初醒一般带着困惑。
但他总归没有忘了自己到底要干什么。
“你不是他。”
我几乎笑出了声。
杨戬白瞎你长了三只眼了!
“tmd,老子是你爸爸!”

一个小短篇(上)xd


#大概是戬吒
#某种程度上的替身梗
#哪吒无正面出场,杨戬记忆混乱
#私设乱飞,如有bug,欢迎指出
#突然不敢打tap啊

序.
我是红孩儿。虽然名字是这样,但请记住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
我爹是牛魔王,我娘是铁扇公主,我主子是观音菩萨,和我一块当金童玉女的还有一个龙女。
我有过一个恋人——姑且算是有过——他叫杨戬。
我正在找他。
part.1
第一次遇见杨戬,是在蟠桃园。
趁着观音大士去开研讨会,我可不是得好好玩玩嘛。
没有人管教的日子不作点死简直是浪费。
于是我就学我那个不靠谱的义叔——也就是孙悟空——去蟠桃园偷桃吃。
还没第我够着个桃,一阵狗叫惊得我差点从树上翻下来。
“哮天,怎么了?”一道清瘦的身影出现在树下。
我料想也是躲不过这次,大不了受罚嘛,小爷我不在乎。
我一个帅气的翻身,跳下树。
“嘿,哥们,打个商量,这事别往出说,行不?”
那人愣住了,看样子是被小爷的英明神武给震撼了呢。
趁这个机会,我转身就跑。
开玩笑,作而不死才是小爷我追求的人生态度,真作死了,可就不好玩了。
“你回来了……”背后那人自言自语。
认错人了吧。
我想。
part.2
有些事情虽然发生的莫名其妙,但似乎又顺理成章。
我和杨戬……呃,怎么说……在一起了。
自从第一次在蟠桃园遇见后,我走到哪,哪都有一人一狗如影随形。
那人叫杨戬,养着条狗叫哮天犬。
龙女告诉我。
起初我也没在意,一次两次还好,一个月两个月,我就败下阵来。
不要说我意志不坚定,谁叫小爷我以前又没谈过恋爱。
所以我并没有觉得我和杨戬的关系有什么不对,也没能看出杨戬的眼中映出的是另一个影子。
从龙女那搞来凡间的小话本,上面说相爱的两个人是会相互亲吻的。
我舔舔嘴唇,心里有点期待。
——
杨戬长的很好看。
这我得承认。
杨戬长的很高,以至于我踮起脚都够不到他的下巴。
所以我就搬了个椅子过来。
杨戬的眼睫毛不是很长,但挺密。
杨戬的眼睛是灰色的。
杨戬的头发有点卷卷的
杨戬……
杨戬……
杨戬……
……
……
……
我喜欢他。
——
就在小爷勇敢迈出新的一步时,事情不对劲了。
“你不是他。”杨戬推开我,定定的看着,好像大梦初醒一般带着困惑问,“你是谁?”
我几乎笑出了声。

—tmd老子是你爸爸!

随便记个脑洞xd

太乙真人开了个小饭店
拿炉子煮莲藕排骨汤
哪吒踩着风火轮送外卖
给杨戬送了几次
外卖被吃了
自己也被吃了╮(‵▽′)╭

这真的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标题xd(补充)

#戬吒
#补充part.4
part.4(补充版)
门铃响了,哪吒气势汹汹的跑去开门,映入眼帘的不是一脸贱相的大哥,而是两个硕大无比的登山包(摞起来大概有哪吒那么高)。
“卧槽,这啥玩意啊。”哪吒吓得退了一步,正撞进站在后面的杨戬怀里。
头发好扎。
杨戬摸了摸被扎得痒痒的下巴,拎起一个包走进屋里。
哪吒伸手去拿剩下那个包,还没来得及碰到背包带,一双大手就伸了过来。
“弟啊,哥不是故意要卖你的啊,哥对不起你啊嘤嘤嘤嘤嘤。”金吒抱着哪吒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唔啊,好恶心。我刚换的衣服你不要把鼻涕蹭在上面啊!”哪吒一脸嫌弃,使劲推开大哥贴过来的脑袋。
这边杨戬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兄弟俩,默默的收拾着行李。
【恭喜你获得:】
【发胶x1】
【发胶x1】
【发胶x1】
【发胶x1】
【发胶x1】
【发胶x1】
……
有这样一个哥,弟弟是什么样就显而易见了吧 。
杨戬看着面前堆成小山的发胶,沉默了。
——
好不容易精简完行李,哪吒也脱离了大哥的魔爪,躲到杨戬背后大喊“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出发吧!”
“好。”杨戬点点头。
金吒眼泪汪汪的看着二人,“我跟你们一起去不行吗?”
“不行!”
“不行。”两人异口同声。
“哮天出门不方便,你留在家里照顾它。”杨戬语气和认真,毕竟以金吒的不靠谱程度,也就只能看看哮天犬了。
“就是啊哥,你老老实实的看家就行了,我们走了!”
“我在你们心中连狗都不如吗?”金吒咆哮道。
一旁的哮天犬露出了一丝鄙夷,
鱼唇的人类。(ps,除了主人)
在金吒抑扬顿挫的呐喊声中,二人踏上了未知的旅程。

这真的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标题xd


#依旧戬吒
#时间线在哪吒高考完那个暑假
#弟控都是真绝色

part.3
“搞事情,我要搞点事情,在我地盘你别给我搞事情……”
配上合适的bgm,崭(gao)新(shi)的一天从此开始!
伸手从地上摸起昨晚乱扔的手机,哪吒眯着眼戳开了屏幕,“喂——”
“欧豆豆哟,出来给哥开个门。”金吒略显幽怨的声音飘出手机。
“哦……”
哪吒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蹬上拖鞋,慢悠悠的向门口挪去。
门外金吒看着自在放纵的一人一狗愁眉苦脸,心想自家小弟好不容易回家住几天,怎么也不能让别人随随便便就给拐带走了。可杨戬可不好对付……
得从长计议从行啊。
金吒下定决心,神色无比坚定。
可是坚毅的神色没在脸上停留多久,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开裂了。
——
杨戬原本正专心看狗,听到开门声才抬起眼皮。还未等看清来人,只模模糊糊的看到白花花、红通通的一片。
一只手就以迅雷不及捂眼之势呼了过来。
“非礼勿视!”金吒喊道。
**!****
杨戬痛苦的捂住双眼。
金吒抓住哪吒的肩膀,把他推进屋里。
然后关上了门。
——
微风拂过绿色的草地和哮天犬柔顺的狗毛。
今天的风儿好喧嚣啊。
哮天犬如是想。
——
“哪吒你怎么又不穿衣服随便乱走!”金吒摁着哪吒的肩膀晃呀晃,“感冒了怎么办?让别的人看到怎么办?嗯?”
“有什么关系嘛。”哪吒不以为意,“要不是给你开门,我就穿了!”
金吒这就没法反驳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反正你先去把衣服穿上!”
“我不!我还没洗澡呢!”
金吒对自家小弟没辙了,只好推他到浴室门口,嘱咐道“你先洗着,没我的信号就别出来!”
“又搞什么鬼……”哪吒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走进浴室。
part.4
烦躁。
哪吒估摸着自己在浴室里呆了得近两个小时,发胶都抹了四五遍了,金吒那个不靠谱的大哥还是没有任何示意。
“啊啊,烦死了——”
哪吒听了听外面没有什么声音,但还是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准备回房间拿件衣服。
刚刚迈出一步,客厅就穿来一阵狗叫,“汪汪汪汪汪!”
杨戬捏了捏鼻梁,顺着哮天的方向看过去,一个毛发版埃菲尔铁塔矗立在浴室门口。
“呃——嗨?”哪吒尴尬的收回大腿,只露出一个脑袋,“杨戬是吧?那啥,我大哥上哪去了?”
杨戬收回视线,继续做眼保健操,随口回答道,“出去买东西了。”
wtf!出去买东西就不能让我先出来吗?
哪吒很生气,但还是需要保持微笑 。
“能帮个忙不?”
“做什么。”
“帮我拿件衣服行吧?就在我房间的衣柜里,随便哪件都行。”
杨戬站起身,顺着哪吒指的方向走进了少年的房间。
真乱。
有轻微洁癖的杨戬皱了皱眉。
小心翼翼的避开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杨戬打开了衣橱,原本打算随便才一堆红通通里随便拿一件,但一件扔在角落的校服引起了他的注意。
——
“谢了!”哪吒接过衣服,迅速套上,然后长出一口气。
“那你先等一下,我去打电话把金吒叫回来哈!”
看着哪吒的背影,杨戬若有所思。
像是确实有点像,但是这发型……这耳环……这纹身……
还是打住吧。
杨戬摇了摇头,重新回到沙发上做眼保健操。
眼睛痛啊!
——————————————
啊哈哈,文力不够但还是希望能让人看懂。顺便哪吒那天真的没穿女装,只是穿了根本分不出男女的高中校服而已。
就是这样,喵~

假装这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标题xd

#戬吒
#文笔糟糕
#现代大学生私设
#弟控金木二吒出没
#哪吒和杨戬是大家的,OOC是我的
#篇幅和更新时间的不定哈哈哈哈

part.1
浓妆艳抹的女生目光灼灼,好像要把对面人的脸硬剥下一层皮。
哪吒端起咖啡,挡住自己抽搐的嘴角。
“这就是你的新女友?怎么这么平?”女生高傲的抬起下巴,抖了抖自己傲人的D CUP,对木吒说到。
“平又怎么样?”木吒举止优雅毫不慌张,“至少他比你好看。”
哪吒把还没放下的咖啡又端了起来,拼命抑制住把咖啡倒在二哥头上的欲望,继续冷眼旁观女生歇斯底里和木吒淡定不已。
其实哪吒一点也不想来帮这个忙,但从大哥金吒那里听说二哥木吒绿的发芽,头顶枝繁叶茂时,哪吒还是产生了一点恻隐之心。一边感叹起名果然是门艺术,一边洗去了发胶。
看到哪吒瞬间从炸毛青年变成乖巧宝宝。两个弟控突然兴奋,专门找人来给哪吒化了妆,如果不是哪吒坚决反对,估计连女装都要拿出来了。
“啊——好无聊。”哪吒无所事事的玩着发梢,“我出去一下!”
怼的正欢的二人没有发现哪吒偷偷溜了出去。木吒越看前女友,越觉得哪哪都比不上自家小弟。
人比人气死人啊。
脸上粉底的让人感觉很变扭,哪吒急匆匆的冲进厕所,没成想却迎面撞上了一个宽阔的胸膛。
“哎——抱歉,你没事吧?”哪吒捂着酸痛的鼻子问道。
“没事。”那人揉了揉被撞痛的胸口,低头看了肇事者一眼,随即神情古怪的问,“小姐,这里是男厕,你是不是走错了?”
“额额……?”哪吒撸了把垂下的发丝,思考着该怎么糊弄过去。
毕竟又不能真去女厕!
“杨戬!你还没好?”
熟悉又欠扁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哪吒回头,果然看见一副快活造作模样的金吒,而金吒也看见了美美哒小弟。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走吧。”杨戬没有关心突然尴尬的气氛,无比淡定的走了出去。
金吒使劲看了小弟几眼,也跟了上去。
厕所里只剩下哪吒一人疯狂洗脸,直到脸上重新露出红色的花纹,哪吒才甩了甩弄湿的头发,贴近镜子仔细的观察了一会。
果然花纹才是我最有男子气概的部分吗?
哪吒心想。
既然已经卸了妆,原来的包厢是不能回了。哪吒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就到酒店门口打车去了。
天色已晚,好不容易打到车,司机是一个热心的阿姨,她看着哪吒钻进后车厢,幽幽的叹了口气,说:“小姑娘,你这样真的很危险知不知道?还亏遇到我,要是有什么图谋不轨的人……”
————————————————
原来发胶才是我最帅气的部分?要不是耳环吗……?
哪吒自我安慰道。
part.2
“哪吒,有你电话!”
“哦,知道了!”哪吒随手把球传给附近的人,撩起衣服下摆擦了擦满头大汗,“谁啊?”
“哪吒,是你大哥我。”金吒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你现在能联系上太乙真人吗?”
“师傅?谁知道他又跑到那个深山老林去了,反正我联系不上。”
金吒闻言松了口气,转头挂上优雅又得体的笑容对杨戬说:
“诶,这可怎么办,杨戬你看?”
“……”
“要不算了吧?”
“……”
这边哪吒灌完一瓶矿泉水,抹抹嘴,说道“哥没事我挂了哈!”
“等等。”电话里传来低沉有磁性的声音,“最近你有时间吗?”
“有是有,怎么了嘛?”
“那明天上午9点,在家等着。”那声音充满让人不容置喙的魔力。
“啊?好——”哪吒下意识的答应了,“不对,你谁啊?去哪啊?”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
“杨戬,去找太乙真人。”
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
“喂喂喂?”哪吒一脸懵逼,“这算什么?mdzz?”